大众彩票极速赛车计划-北京pk10计划14期连中_免费计划网pk10_pk10全天闯关计划小说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 如果有来生《下》

365彩票分分彩精准计划

如果有来生《下》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04-04 21:00

评语:追了第一部和第二部,很喜欢·文章很爽文,贴切实际,心疼女主,很适合女孩子看,情节细腻,情节引人入胜,扣人心弦,推荐大家看一下

标签: 都市爽文
《如果有来生《下》》是一部作者季可蔷写的一部精彩短篇小说。主角傅明泽江雪,故事情节描述:藉着重生的优势,江雪帮助父亲在事业更上一层,虽然仍旧躲不过劈腿男的纠缠,但这次她选择彻底忽视他!人生轨迹彷彿和上一世相似,却在关键处有了不同转折──为了解救困在冷冻库的她,他错过了与那女人的相遇,她忍不住开始奢望,或许这一世能够和他两情相悦。谁知那不过是命运的玩笑,他和那女人终究是重逢了,她心痛得不能呼吸,难道他,果真不属于自己?从小看着她长大,傅明泽早把守护她视为自己的天命,她是他心头一块最软的肉,这一生注定与她牵绊,向来一派温润淡定的他,只有她可以令他失去冷静,他能感觉到她对自己的依赖,但为何她总是坚持保持距离?好不容易两人订下婚约,他以为自己终于能够拥有她,岂料她竟又将他推开,为了另一个女人决定延迟婚事,他真的火大了!就算欺负她也要让她明白,她逃不掉了……......大众彩票极速赛车计划-北京pk10计划14期连中_免费计划网pk10_pk10全天闯关计划小说网为大家提供如果有来生《下》小说在线阅读。

精彩章节

那年,她十九岁。

「他说他要我。」原是清脆如珠玉相击的声嗓,此刻放低了音量,软软的、柔柔的,含着几分羞怯。

「他要……妳?」另一道醇厚温雅的声音扬起,慢慢的、沉沉的,像从齿缝间一字一字丢出来。「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还需要问吗?

江雪扬眸,似嗔似怨地盯着半倚在躺椅上的傅明泽,他当完兵回来,似乎更有男子气概了,肤色呈健康的古铜色,在朦胧的月色掩映下,泛着柔亮的光泽。

雅岚老在她耳边叨念傅哥哥真是帅透了,说他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气质又好,斯文俊雅,超然淡定,像是没什么事能够难倒他。

江雪承认,这个从小陪着自己一起长大的哥哥的确长得挺好看的,她也与有荣焉,不过她更喜欢的是杜东元那样的类型,长得有点野,有点孩子气,开朗幽默,狂放不羁。

人说恋爱保鲜期短,可跟东元交往一年半,她觉得自己好似一天比一天更爱他、更迷恋他。

「小雪,妳刚刚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傅明泽像中提琴般好听的嗓音悠悠地拂过她耳畔。

不知怎地,虽然他语气一贯地温和,语速又慢,江雪却彷佛从其中听出一丝愠怒的意味。

是错觉吧!

她定定神,甩开脑海里古怪的念头,习惯性地抓起搁在窗榻上的泰迪熊宝宝,搂在自己怀里。「就是……那个意思嘛,你知道的。」

「我不知道。」冷冷的回应。

这是故意整她吗?江雪微恼地嘟嘴。「就是东元说,我们都交往那么久了,我也……长大了,应该可以做那种事……」

「江雪!」一声厉斥。

她吓一跳,望向仍倚在躺椅上的傅明泽,是她看错了吗?方才还温润的脸色,此刻似乎有一点……阴沈?

「怎么了?」她有些委屈。

「妳让他碰妳了?」这完全是质问了。

她哑然,粉唇张了又合。

「妳才十九岁,还未成年!」

「满十八岁就成年了!」她忍不住反驳,小脸从熊宝宝的绒毛里探出来,气愤地与他相对。「我喜欢东元,他也喜欢我,我们两情相悦,为什么不能做、做……」她有点难以启齿。

「做哪种事?」他凉凉地问。「如果问心无愧,为什么不敢说出来?」

她才没有惭愧!江雪恼了,冲口而出。「对!我就是想跟他上床怎样!反正我跟他亲也亲了,抱也抱了,就差最后一步……」

「江雪!」犀利的怒吼。

她骇然震住,愣愣地注视着霍然挺立于自己面前的男子,他居高临下地俯视她,带着某种陌生的威压气势,阴森、沈冷,令她不自觉地颤栗。

可他凭什么?他又不是她爸,连亲哥哥也不是,他凭什么用这种气势压迫她?

他瞪着她,墨眸深黯,她看不懂那底下藏的是什么样的思绪,好一会儿,他也不知是否觉得自己过于激动了,收回视线,转身走到落地窗前,双手插进裤袋。

那挺拔而立的身姿,如剑如松,透出一股凛冽的寒意。

她忽然有点慌,却更倔强。「我、我已经决定了!我二十岁生日那天就给他,他说他愿意等我……」

「随便妳。」他打断她。

「什么?」她愣住。

「我说随便妳。」他转过来看她,逆着月光,半边脸隐在阴影里。「就像妳说的,妳长大了,有权决定自己要不要跟男朋友上床。」

「你……」他怎么了?刚刚不是还急着想阻止她献身吗?她又愧又气。「你是不是在暗示我不自爱?」

「我没那意思。」他像是疲倦了,声调变得懒懒的。「我有件事告诉妳。」

「什么事?」

「我要去上海了。」

「去上海?!」她惊喊,蓦地从窗榻上跳下来。「为什么去上海?要去多久?」

「去工作,有家公司给了我offer,至于去多久……看情况吧。」语落,他再度转头望向窗外,侧脸显得迷离而遥远。

直到许久许久以后,江雪依然不曾领悟这晚他这副神情所代表的意义。

★★★

那年,她二十岁。

二十岁生日当天,她答应将自己当成一份礼物送给杜东元。

可事到临头,她却退缩了,听说第一次做那件事,会很痛很痛的,而她超级怕痛。

「东元不要,东元……」她惊慌地推着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雪儿,妳答应给我的。」杜东元亲吻她脸颊,似安抚又似挑逗。「乖,我们总有一天要这么做的。」

「等到我们结婚那天不行吗?」

「我等不及了。」

「可是……」

「雪儿,乖,听话。」

不行,她还是怕!雅岚说如果真爱一个男人,就会心甘情愿地忍受那撕裂般的疼痛,是她不够爱吗?为何事到临头,她还是怯场了?

「对不起,东元,对不起!」她用力推开杜东元,慌得捡起落在地上的洋装重新穿好,手指颤抖得拉不上背后的拉链。「东元你帮帮我,帮我拉上来。」

他不理她,只是径自穿着脱了一半的衣服,俊脸绷得紧紧的。

他生气了,她知道,可她不想对他低头。「今天是我生日……」她喃喃低语。

寿星最大,不是吗?就算她做了惹他不高兴的事,他就不能原谅她吗?

「我先走了!」杜东元先她一步穿好衣服,冷着脸离开。

她又气又急,又是委屈,想她江雪从小到大有多少男人爱慕,她偏偏只看中他,他就不能让让她,对她更温柔体贴一点吗?

「杜东元,我恨你……」她咬牙切齿,好不容易把拉链拉上了,穿上针织小外套,拿起包包便仓皇下楼。

追到饭店大厅,左顾右盼,都不见杜东元的人影,他真的丢下她了,在她生日这天,把她独自丢在这令人难堪的境地。

她站在饭店大厅一座小巧的罗马式喷泉旁,正发愣着,一道沙哑的声嗓在她身后扬起。

「小雪。」

她怔然回眸,望向那个不该出现于此的男人。「明泽,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从上海回来了?」

「嗯,今天下午到的。」他一身帅气的西装,照理说该显得神采奕奕,但眼下隐隐泛着黑色,下巴也冒出些许胡渣,精神似是有些萎靡。

「你住这家饭店?」怎么这么巧遇上了?江雪懊恼地偷偷咬唇,偏偏让他看到最狼狈的自己。

他没回答她的问题,只是看着她,墨眸深不可测。「我刚刚看见杜东元了,他看起来心情不好。」

她目光游移,下意识地想逃避他的视线。

「你们吵架了。」这是肯定句。

她继续保持静默。

「今天是妳二十岁生日。」他又说。

她一凛,知道他都猜到了,心韵愤然加速,抬头瞪他。「对!我食言了,事到临头退缩了,所以他生气了,怎样?」

他没说话,眸光陡然熠熠生辉,明亮异常。

这是在笑她吗?他是在嘲笑她吧!江雪被他看得又羞又恼,正欲发话呛他几句,却见一个身姿娉婷的女子来到他身边,盈盈地对他笑。

「明泽,你等很久了吗?」

江雪倏地冻住,脑海一片空白。

她呆呆地看着傅明泽对那个长得很具古典美的女人温柔地说话,说自己也才刚到不久。不知为何,觉得心空空的……

「对了,我来帮妳介绍一下,这位是江雪小姐。」他顿了顿。「小雪,这位是我在上海的同事,谢清婉。」

「原来妳就是江小姐。」谢清婉像是久仰她的大名,对她笑得婉约甜美,宛如春天的花蕊。「妳好,我是明泽的好朋友,其实我跟他小时候就认识了,他一直很照顾我。」

这意思是想强调她和明泽的渊源不比自己浅吗?

江雪敏感地从谢清婉友善的言语中听出些什么,但究竟是什么,当时的她不很明白。

★★★

那年,她二十一岁。

「妳特地把我从上海叫回来,就是要我陪妳演这一场戏?」

他生气了。

江雪知道自己这样做是有点过分,可她想不到别的办法了,杜东元背叛了她,就因为她迟迟不肯将自己的身体给他,他竟然就出轨跟别的女人搞在一起,而那个女人还是她向来视为亲姊妹的好朋友,蔡雅岚!

虽然他低声下气地求她原谅,坚称自己只是一时昏头才劈腿,可雅岚跟她说,他们其实私下来往好一阵子了,几乎每次见面都会上床。

「我是真心喜欢他的,小雪,我知道我对不起妳,可我知道他也喜欢我,他说我比妳更懂得温柔体贴……」

江雪收回思绪,不愿再回想和好友那场令她心碎的摊牌。

「我要惩罚他们!」她告诉傅明泽。「杜东元敢劈腿,我就要让他知道,我没那么在乎他,他可以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我也可以跟别的男人玩!」

「所以妳就要我当那个陪妳玩的男人。」傅明泽冷冷地接话。「妳把我带来参加雅岚的生日趴,就是想当着她和杜东元的面炫耀给他们看,妳江雪不愁没别的男人要。」

「不可以吗?」江雪任性地嘟嘴,明知身旁的男人正恼怒着,仍然坚持挽着他臂膀不放。「你不准走,来都来了,一定要陪我演完这场戏,绝不能让这些人瞧不起我。」

傅明泽没说话,凝视她的眼眸很深、很沈,她不确定那其中是否隐藏着失望。

她心口莫名一酸,倔强地咬牙。「你一定要帮我!傅明泽,不准丢下我。」

他看着她,许久,扬手撩起她鬓边一绺细发,把玩两秒后,替她收拢在耳后。

这是答应她的意思吗?

江雪心韵怦然,小心翼翼地望向他。

他看见她眼里的不安与期待,别过脸,片刻,微微一叹。

「我不会丢下妳。」

她喜得轻呼一声,踮起脚尖就在他颊畔印下响亮的啄吻,这个吻是真心并非作戏,却引来周遭无数人瞩目,尤其是杜东元,脸色当下变得阴沈。

傅明泽信守承诺,整晚陪在她身边扮演一个痴心的守护骑士,更配合她在杜东元和蔡雅岚面前故作亲密,甜蜜互动。

派对尚未结束,杜东元已然无法忍受,趁没人注意时,拉着江雪到户外僻静处。

「雪儿,妳一定要这样对我吗?」他气急败坏。

「怎么?」她冷笑。「你是不是觉得自尊受损了?」

「我跟妳道歉过几次了,为什么妳就是不肯原谅我?」他紧紧握住她肩膀,弄得她发疼。「我爱妳啊!雪儿。」

「你爱我却跟我的好朋友上床?」她尖锐地嘲讽。

「雪儿……」他说不出话来,眼神黯淡了,神情忧郁了,双手的力道也松了,整个人显得颓废而寂寥。

江雪并不想同情他,可当她看见他眼里含着泪时,她不禁动摇了。

他哭了?他怎么能哭?男儿有泪不轻弹啊!

「小雪。」一道沈冷的嗓音呼唤她。

她回头,怔怔地望向傅明泽。

他朝她伸出手。「跟我走,我们回去。」

她动了动,一双臂膀猛然抓紧她,杜东元祈求地低语。

「雪儿别走,是我错了,妳原谅我好不好?」

她蹙了蹙眉,试着扯开他的手,他蓦地哽咽一声,震住她。

「雪儿,妳要我做什么都行,只要妳肯留下来。」

从来没人这般求过她,如此脆弱,如此孩子气,江雪怔在原地,不知所措,好一会儿,她才抬头望向前方正等着她的傅明泽。

「对不起……」她哑声低喃。

只是这样一句,他便懂得了她的决定,转身,离开。

★★★

那年,她二十三岁。

她终于跟男人上床了。

却不是与她分分合合多次的杜东元,而是她从不曾料想过的,那个自小陪伴自己的哥哥,傅明泽。

她把自己给了他。

正确地说,是她引诱了他,趁着醉意来到他新买下的公寓,死死抱着他对他哀哀哭诉。

爸爸因病去世了,继母对她原来不是真的好,是别有居心,雅岚跟她绝交后,去了法国学珠宝设计,杜东元即将迎娶一位大医院的院长千金……

所有人不是离开她,就是背叛她,留下她一个人孤伶伶的,她好怕,每天晚上都怕到睡不着。

「我只有你了,明泽,留在我身边好不好?不要丢下我好不好?」她哭得心碎欲绝。

而他整晚在沙发上心疼地搂着她、哄着她,告诉她他之所以回台湾就是放心不下她,他会陪她一起度过难关,不会丢下她不管的。

「那你娶我可以吗?」她忽然祈求地问他。「跟我结婚好不好?」

他一窒,像是被她这样的提议惊到了,过了好片刻,方找回说话的声音。「小雪,妳……怎么了?」

「我没怎么了,你以为我疯了吗?我没疯,我很清醒,我就是想嫁给你,明泽,我想永远跟你在一起!」

「妳不晓得自己在说什么……」

「我很清楚!」她激动地告白。「我要你,我喜欢你!」

「妳喜欢的是别的男人。」他涩涩地道。

「你说杜东元?我早就不喜欢他了。」她从他怀里扬起水汪汪的泪眸,那么凄楚又那么娇蛮地直视他。「我喜欢你,明泽,我不能没有你。」

他凝视她半晌,慢慢地、毫不留情地推开她。「我已经有清婉了。」

是啊,谢清婉,她知道他们在交往,而且据谢清婉所说,他们已经论及婚嫁了,即将开始筹备婚事。

江雪用力咬了咬唇。「你跟她求婚了吗?」

他又是一窒,两秒后,哑声低语。「我正准备向她求婚。」

「那就是还没有喽!」她惊喜地亮了眼眸,原来谢清婉是骗她的,连求婚都没有呢,还说什么筹备婚事。

「小雪……」他想站起身。

「别走!」她一骨碌地滚回他怀里,将他压倒在沙发上,樱唇不顾一切地吻住他,用自己玲珑柔软的胴体紧贴他、磨蹭他。

这样的诱惑,就连对杜东元她也不曾给过,不曾如此热烈地吻着一个人,不曾像这般恨不能将全部的自己揉进另一个人的骨血里。

「你要了我吧!」她轻轻含吮着傅明泽的耳垂,在他耳畔撩拨着暧昧的幽香。「明泽,你有没有想过跟我在一起会是什么样子……」

「小雪,妳醉了。」

「我没有醉。」

「妳喝太多了。」

「只喝一点点。」

「小雪……」

「你不要说了!」她又哭起来,抽抽噎噎地亲他额头,亲他鼻子,亲他下巴,然后将泪痕交错的脸蛋埋在他颈侧。「你别说你不要我,别说你不喜欢我,我知道自己很坏,可是求求你不要讨厌我……」

她哭得哽咽失神。

哭着哭着,她觉得自己头晕了,眼睛红肿酸涩,然后她感觉到他的吻,他坐起来,换个姿势将她揽进怀里,很温柔很温柔地吻着她,一口一口地吮去她的眼泪。

他终于如她所愿,热情又狂野地要了她。

隔天早上,他亲自做早餐给她吃,为她煮了浓浓的咖啡,是她爱喝的那种苦中微酸的口味。

她身上只穿着他的白衬衫,衬衫下襬堪堪遮住了大腿上半部,坐在吧台边,一双修长亭匀的玉腿晃荡着,白嫩得惹人垂涎。

忽地,电铃叮咚作响。

傅明泽一凛,还来不及出口阻止,她已欢快地跳下吧台椅,前去开门。

门外,站着一脸震惊的谢清婉。

江雪嫣然一笑。「嗨,妳来了啊。」

谢清婉转身就走。

傅明泽意图追上去,江雪眼捷手快地关门,拦住他的去路。

他皱眉。「小雪,妳让开,我必须给清婉一个解释。」

「解释什么啊?」她歪着清丽的脸蛋,明媚的大眼眨呀眨。「事情不是很清楚吗?你跟我上床了,你真正想要的人是我。」

傅明泽一怔,见她笑得欢悦,眸光明灭不定,许久,才沉沉地扬嗓。「是妳叫她来的?」

「对,是我叫她来的。」她坦承。

「这一切都是妳的计划?」

「是。」

清亮的巴掌声撕裂了空气。

江雪怔住,不敢相信地伸手抚着微微疼痛的脸颊。「你……打我?」

一双阴鸷的眼眸狠狠瞪着她,犹如风雨欲来的天空,满布乌云,随时会迸裂激烈的雷电。

他后悔了吗?后悔跟她上床?

江雪心海翻腾。「傅明泽!你敢打我!」就连爸爸也从来没打过她,他凭什么?凭什么!

她恨得含泪。

她以为,这样的打击已经够大了,没想到他忽然从玄关鞋柜上一只专门放置钥匙的琉璃碗里,抓起一把瑞士小刀。

她愣了愣,认出那小刀正是她送给他的生日礼物。「你……想干么?」该不会要杀了她泄愤吧?

一念及此,她惶然颤抖,忍不住后退一步。「你……想干么?」

他看出她的惊惧,嘴角冷冷一勾,将小刀塞进她手里。

她茫然不解。「为什么?」

「还不懂吗?」他冷酷地微笑。「从此以后,我和妳……一刀两断!」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都市爽文
都市爽文
都市爽文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都市爽文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都市爽文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 娱记生涯
    娱记生涯

    都市 / 林小雷,文浅浅

    2019/04/09 | 3 人已阅

    评分:5.0

  • 小傻瓜,我爱你
    小傻瓜,我爱你

    都市 / 柏斯宸,付晶

    2019/04/08 | 3 人已阅

    评分:5.0

  • 女人,嫁给我
    女人,嫁给我

    言情 / 顾斜阳,顾暖阳

    2019/04/08 | 3 人已阅

    评分:5.0

  • 那年正好
    那年正好

    言情 / 盛航,庄宁恩

    2019/04/08 | 3 人已阅

    评分:5.0

  • 君心似我心
    君心似我心

    穿越 / 段傲阳,林绯叶

    2019/04/08 | 3 人已阅

    评分:5.0

  • 逍遥兵王在都市
    逍遥兵王在都市

    都市 / ?方凡,陈婷婷

    2019/04/08 | 3 人已阅

    评分:5.0

最新资讯

Copyright © 2010-2018 联系QQ:2841682202@qq.com